今曰消息:

女神此次拼了,竟拍了一出畸形的伦理戏

2020-11-20 11:37:16  编辑:   来源:  

日本明星  

 

  「转型」是一个演员的演艺生涯中最重要的分水岭。

  长泽雅美,多少人心目中的元气女神。

  当年,她凭借电影《在世界中心呼唤爱》被人熟知。

  那份独特的青春甜美,收割了无数观众的心。

  一直以来,她都是深受年轻人喜爱的清纯派偶像。

  而时光荏苒,她也随着经历的沉淀一直不断地尝试着不同的角色。

  如今迈步三十代的她更是大胆地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圈」。

  在这部新片当中,一举颠覆了过往的形象。

  首次挑战,成为一位「堕落」的母亲。

  《母亲》

  マザー

  影片于今年七月在日本上映,十一月正式在网飞上线。

  海报上,与长泽雅美搭档出演「母子档」的这位男演员名叫奥平大兼。

  17岁的他初出茅庐,被称为「日本影坛怪物新人」。

  这部电影,对于长泽雅美而言是一次大胆的转型。

  对于奥平大兼来说,也是一次不小的挑战。

  导演大森立嗣,实力不俗。

  曾经执导过《濑户内海》《日日是好日》《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等作品。

  皆是获得了8分以上的好评。

  然而此次,他同样做出了新的尝试。

  电影改编自一起真实的凶杀案——川口高龄夫妇杀害事件。

  2014年,日本琦玉县川口市的一对高龄老人被残忍地杀害,同时财产被盗走。

  而犯案者竟是他们年仅17岁的孙子。

  后经查实,这名少年的行为竟是受到了母亲的唆使。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起惨案的发生?

  导演试图通过银幕,来窥探悲剧背后这段隐秘的母子关系。

  秋子是一位单亲妈妈,与儿子周平相依为命。

  两人的生活十分拮据。

  可秋子却从来都不像一位称职的母亲。

  她总是周旋于不同的男人之间。

  更是终日沉迷于一种叫做「小钢珠」的赌博游戏。

  她没有工作,也从来没想过要找工作。

  钱从哪儿来呢?

  孩子父亲每个月5万日元的抚养金、社会的救济金、从父母和妹妹那里借来的钱……

  她自己浑浑噩噩地度日,儿子周平的生活却也跟着过得一团糟。

  他每天都跟着母亲在大街上晃荡。

  有时候秋子独自出门,便一个人呆在出租屋里。

  因为没有钱,周平中途辍学。

  不像其他孩子一样能够去上学、去读书。

  甚至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该有的正常生活。

  而这些,秋子从不在意。

  一天,她在游戏厅遇到了正在玩跳舞机的辽(阿部隆史 饰)。

  两人认识的第一天,秋子便直接把周平扔给一个正在追求自己的备胎。

  没有留下生活费,和辽一起去外地游玩了6天。

  周平在这样没有热水,没有电的屋子里,啃着干泡面生活了6天。

  而秋子回来之后,却没有丝毫的愧疚。

  却还想借口备胎在此期间猥亵了周平,狠狠地敲诈备胎一笔钱。

  这个年幼的孩子,从没有感受过来自母亲的一丝关爱。

  在辽出现后,更加雪上加霜。

  这个男人同样热衷于不劳而获,甚至还欠着一屁股债。

  逃债、流浪……周平的童年颠沛流离。

  而当辽得知秋子怀了他的孩子时,更是狠心地抛弃了他们。

  没有任何收入,却要抚养两个孩子。

  越来越落魄的秋子,只能带着孩子睡在大街上。

  所幸,她们得到了社工的帮助。

  给他们安排了住处,并且还能让周平去免费的学校。

  只要秋子愿意出门工作,加上救助金还是勉强能够养活母子三人的。

  然而,秋子每次出门都只是为了假装找工作好骗取救助金。

  实际上都是去玩、去赌。

  不仅如此,她还不许周平去上学。

  从小到大,周平在她眼里一直就只是一个工具人而已。

  她拿着钱和男人挥霍享乐时,周平要烧水劳动、跑腿干活。

  她多次借钱不还与家人撕破脸皮,指使着周平代替她出面向别人要钱。

  久而久之,秋子也越发变本加厉。

  被禁止上学的周平,到了年龄之后便开始去打工。

  可他什么都不会,只能通过干体力活来赚取微薄的工资。

  而这点钱哪够秋子挥霍呢?

  没有钱,那就指使周平去偷。

  秋子的欲望越来越大,一次又一次地突破着底线。

  一直以来,周平并不是没有机会可以逃离这个疯狂的母亲。

  小时候他找父亲要钱时,父亲就曾问他愿不愿意和自己一起生活?

  后来,社会福利院里好心的社工也曾提议让他离开母亲过自己的生活。

  可周平却全都拒绝了。

  在母亲强势的贬低与控制之下,他早已丧失了自主思考与自主行动的能力。

  当辽笑着怒骂周平「你是个累赘」时,秋子在一旁吃着冰棒冷眼观看。

  更是经常当着别人的面说他是个难缠的孩子。

  而周平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出自己想要上学,却遭到了更加尖利的打击和嘲讽:

  「我不知道那个贱人跟你说了什么,但她很讨厌你。」

  表面上看,周平似乎从小到大便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

  母亲被家人伤了心,他默默的靠在她身边。

  睡到半夜母亲想与辽亲热,他飞快地起身躲到厕所里。

  在母亲被殴打时,瘦弱的他更是直接挡在了前面。

  而实际上,却是失去了自主思想的他对这段畸形的母子关系病态的依赖。

  因此,「反抗」又从何谈起呢?

  当秋子教唆周平去杀掉自己的父母,获得财产。

  只需要轻描淡写的一句:

  「你不去,妹妹会饿死,我们都会活不下去的。」

  而这,也彻底把这个17岁的少年周平推向了深渊。

  故事的结局,令人震撼。

  可造成悲剧的这段畸形的母子关系却让人难以产生共鸣。

  周平的一味退让、全盘接受,是因为秋子不断的PUA。

  可是,秋子的行为却让人云里雾里。

  影片从头到尾,我们只看到了一个歇斯底里的偏执母亲。

  却始终无法洞悉对于这个人物的心灵相应的关照。

  秋子为何如此,难以探个究竟。

  导演对这出悲剧的溯源,始终不够彻底。

  但是,我们可以从片中的只言片语加以分析。

  秋子在母亲拒绝借钱时,曾道出自己的不满:

  父母只关心姐姐,可她连大学都没有上过。

  「我从小就被你们当傻子一样对待。」

  可却得到的回应却是:

  「你从不认真学习,成绩也不好。」

  乍一听,似乎没什么问题呀。

  可是站在秋子的角度上来看,学习成绩差的她从小便遭到了父母的区别对待。

  在家庭中,她从未得到过父母的认可与关爱。

  这让她对亲人充满了隔阂,对亲情更是嗤之以鼻。

  不是成为一个母亲,就可以让她放下过去的伤痛。

  她对儿子周平的冷漠,原因有迹可循。

  而影片中,秋子即使穷困潦倒,也仍旧对工作十分抗拒。

  只归结于好吃懒做、自甘堕落等性格缺陷似乎难以成立。

  或许,这与原生家庭同样不无关系。

  从小到大,父母便总是将其与姐姐做出比较。

  秋子的个人价值也在还未迈入社会之时便一次又一次地遭到否定。

  她早已失去了作为一个人好好生活的信心。

  影片的开场,便对此暗含着隐喻。

  受伤的周平,在路上遇到了秋子。

  秋子也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儿子的腿上的伤。

  平常的父母,肯定会瞬间紧张起来。

  关心孩子受伤的情况,询问孩子受伤的原因。

  然而,秋子却笑着地在伤口上舔了一下。

  就像动物妈妈在给宝宝舔舐伤口一般。

  比起母亲对于儿子的爱,秋子的举动更像是依赖于某种动物本能。

  全片当中,这段畸形的母子关系也更是动物本能的依存联系。

  母子二人在生活中,渐渐成为了屏蔽人类社会的绝缘体。

  如此洞悉,这场悲剧远比表面看到的要更加震撼人心。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职业都需要持证上岗,唯独「做父母」不用。

  而父母与子女的情感关系,究极巧妙又因人而异。

  其中关乎人性,更是无法用简单的是非对错来加以界定。

  当下,原生家庭的矛盾与亲情的缺失所造成的问题频发,引发了不少关注。

  可大多数人却在看到了残酷与病态的表象之后选择扭头逃避。

  或者是嗤之以鼻,借用一番简单的道德伦理批判一通,将自己高高挂起。

  而逃避与冷眼,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对于片中这两个极其复杂的人物,导演难以讲清。

  香玉对于基于此做出的探究或许更是凤毛麟角,不及残酷真相的十分之一。

  可是,无论是影片还是现实,我们始终需要挖掘一些真相。

  去了解造成悲剧的症结所在,才能在现实中做出反省。

  • 标签 :

延伸阅读